? 《解放军报》报道bck体育客服2014级学子辛雯在军营历练成长的事迹 - 四川外国语大学成都学院

雷达女兵

■李 康 孙荣乾

?

“加油!加油……”火热的练兵场上,一场男女兵雷达号手PK赛正在激烈进行。架脚架、放线缆、装瞄准镜……发起这轮挑战赛的不是男兵,而是一群入伍才半年多的女兵。

“到战斗连队去!”新兵下连前,7个女大学生不约而同地递上这样一份申请书。考虑到女孩子心思缜密、工作细致,新疆军区某高炮团将7名女兵编到一个班,组建了首个女子雷达班。从那以后,女兵们听令跑向战位的样子,成为营区里最靓丽的风景。

江思宇是让很多男兵又敬又怕的“女汉子”。新兵入伍第一次3000米中长跑,她就把男兵甩在了身后。新兵结业考核时,她以超出第二名100多分的成绩夺得新兵营综合第一名,荣立个人三等功。

可没想到下连不久,在连队组织的雷达专业号手操作考核中,江思宇不仅动作变形,还差点被附件箱砸伤。考核结果可想而知,江思宇在同专业排名中垫了底。

服输不是江思宇的性格,她认真地分析后发现力量不足是女兵天生的弱点。从那以后,她开始每天给自己额外“加练”。

一天吃饭时,刚刚做完力量训练的江思宇拿起筷子,手抖得夹不起菜来。看着她手指上贴着的大大小小创可贴和磨出的厚茧,战友心疼之余又打趣地问爱美的她:不想当女神了?江思宇嘿嘿一笑,调皮地说:“先当女兵,后当女神。”

刚到雷达班时,班长古丽尼尕尔递给辛雯一本雷达理论书,让她提前进行理论预习。这个毕业于四川外国语大学成都学院、曾经留学俄罗斯两年的女兵,把自己学霸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,很快就能熟练背诵,被战友们惊呼为“最强大脑”。

“So easy!”信心十足的辛雯本以为学好雷达专业就是背记理论题这么简单,然而,第一次上车进行实装操作就给她泼了盆凉水。那天,看着雷达车上那密密麻麻的操作面板和各类功能按键,辛雯突然感觉脑子一片空白,生怕按错哪个按键而损坏了信息化程度较高的雷达装备。

书本和现实的“脱节”让辛雯压力山大。从那以后,她上雷达车训练时,经常是手捧着教材,对照彩图逐个识别按键,把面板上的各类功能按键“相互关联”进行记忆,每天在脑子里反复进行默按。

一天深夜,上完卫生间回来的班长古丽尼尕尔正准备睡下,临床的辛雯突然抬起双手在空中“挥舞”和“弹拨”,嘴里还不停地嘀咕着什么。古丽尼尕尔担心辛雯身体有什么不适,结果耳朵贴近一听,原来她念叨的全是雷达操作面板上的按键名字。

经过一番钻研,辛雯很快总结出了一套学习和运用规律,分享给战友们。下连后的第二次月考,女兵班的理论和操作考核全部跨过了合格线。看着公示榜上的成绩,几个女兵围抱着辛雯激动地跳了起来。

“一送里格红军,介支个下了山,秋风里格绵绵……”夕阳西下,一支悠扬的歌曲在训练场上唱响,苗族女兵成红唱的一首《十送红军》赢得战友们的齐声喝彩。来自贵州黎平的女兵成红是全班公认的“百灵鸟”,她对红色歌曲情有独钟,训练间隙,听她高歌一曲,训练的疲劳也似乎飞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雷达专业训练展开时,成红第一次走上自己的战位,竟是操控雷达发电机。听到发动机点火后发出的轰鸣声,童年的恐惧一下子袭上心头。原来儿时一次乘车去亲戚家途中,成红所坐的汽车发动机位置突然燃起熊熊烈火……那惊险的一幕在她心里留下了难以散去的阴霾。听到雷达发电机的轰鸣声,她便会胸闷心慌,还会条件反射般地往外挪:发动机会不会突然起火或爆炸?

同班女兵没有取笑她,而是轮流陪她训练,帮她克服恐惧心理。有时排气管喷出的阵阵黑烟呛得大家直打喷嚏,就连吃饭时都能闻到身上的油烟味;有时机油柴油混杂在一起,涂花了她们白皙的脸庞,她们也毫不在意。在战友们的帮助下,成红很快驱散了心里的阴霾,操纵技能也越来越娴熟。

练兵场上,比赛进入白热化。只见雷达班的女战士们自信而从容地操纵雷达,动作一气呵成。在快速搜捕目标等项目上女兵们明显领先,同场竞技的男兵们也由衷地向她们竖起了大拇指。初升的朝阳将五彩阳光洒在雷达上,天线旋转不停,撒开用花样年华编织的“天罗地网”,守护着这片安宁纯美的天空。